腾讯体育体育 > 评论 > 小德得天下不容易 > 正文

花粉过敏症困扰小德 怪病总“偏爱”体坛大腕

2011年09月13日18:54深圳商报我要评论(0)
字号:T|T

德约科维奇(微博):"我不想给自己的失利找理由,不过比赛过程中我不得不去呕吐,而赛前也有腹泻的症状。这感觉太糟糕了,整个赛事我都表现得还不错,不能以健康的身体完成全场比赛让我相当失望。"

呕吐频繁拖累小德

2008年澳网德约科维奇苦战五盘不敌当年夺冠时的手下败将特松加,止步八强后无缘半决赛会师费德勒。塞而维亚小天王把自己最终崩浚的罪魁都归结在了身体不适上。

目前世界排名第3的德约科维奇在首盘抢七憾负后连扳两盘,看上去已经重薪掌握比赛的主动,但3号种子却很快在接下来的最后两盘中崩浚。赛后,小德透露:"我必须得回到更衣室的洗手间去,不然我想自己就要在赛场上吐出来了。"

尽管回到赛场后他竭尽所能,但塞而维亚人最终只拿下4局,只能将胜利拱手相让给特松加。这已经是德约科维奇连续第2年因为身体原因被挡在澳网的四强门外,去年他在和罗迪克的比赛中中暑不得不中途退赛。

“特松加打了一场出色的比赛,他配得上胜利。”德约科维奇继续说:“对我来说则非常不幸,我没有办法在第4和第5盘发挥出自己想要达到的水准。”

“我不想给自己的失利找理由,不过比赛过程中我不得不去呕吐,而赛前也有腹泻的症状。这感觉太糟糕了,整个赛事我都表现得还不错,不能以健康的身体完成全场比赛让我相当失望。”

德约科维奇还拒绝拿今天的比赛和去年输给罗迪克的那场作比较,他表示自己在第3盘结束的时候就已经感觉不妙,只是比赛已经打到这个程度,只能希望特松加在接下来的比赛中自暴自弃。

“真正感觉不舒服的时候是第3盘,我快要坚持不下去了。”他继续说:“你的身体缺水的时候就会罢工,我当时就是那个感觉。第4盘、尤其是第5盘的时候,我的双腿已经无法拖动,我没办法在底线奔跑,这是最主要的问题。”

“身体状况不允许我在底线和他相持,当时我的战术就是:好吧,留在赛场上就行,然后祈祷对手犯错……”

轻微花粉也能击败新天王

北京时间5月8日凌晨,德约科维奇不得不在家乡贝尔格莱德举行的一项赛事中退赛,“击败”他的不是对手,而是花粉!每逢春天,饱受花粉过敏症困扰的小德就陷入事业的低谷。而与之同病相怜的,还有很多网坛大腕,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是“怪病”患者!

春暖花开,争奇斗艳,然而这样的美景在德约科维奇眼中,却有几分“恐怖”。此次回到家乡参加比赛,小德憋着一股劲儿。他可不仅仅是冲着“卫冕冠军”的头衔,事实上这项赛事是他一手创办的,外界称之为“德约科维奇公开赛”。可想而知,小德多么想在父老乡亲面前有所表现。然而在8日的四分之一决赛中,他却将胜利拱手让给了世界排名只有319位的对手……

“只要春天一来,我就会对花粉极为过敏,但今年的情况比以前更糟糕,没有任何药物可以帮到我”,小德无奈地表示,“花粉过敏让我连呼吸都变得困难,我遭受这段痛苦的日子已经有两个多月了”。自出道以来,小德一直是男子职业网坛“最不敬业”的选手,退赛比例最高。这也怪不得他,要知道他那羸弱的呼吸道一直就没让他轻松过,除了过敏症以外,多拍回合后的气喘吁吁都让他不堪重负。有消息称,他甚至不得不靠注射胰岛素来支撑着自己勉强参赛……

怪病层出不穷

很多球迷啧啧称奇:没想到小小的花粉,就放倒了网坛的大腕!事实上,有很多更微小的东西,具有更大的“杀伤力”,比如:病毒。澳大利亚名将斯托瑟一度风光无限,双打排名世界第一,单打排名也稳居世界前30。但是2007年底,她却发现自己患上了一种怪病——全身长红斑、头疼欲裂,莫名发烧……后来,她被确诊为“莱姆症”,这种罕见的疾病常常发生在同性恋身上,因此在她跟病魔抗争的日子里,她的性取向又变成了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。那无疑是一段不堪回首的灰色日子,足足挣扎了半年之久,斯托瑟才身心俱疲地重返赛场。而无独有偶的是,怪病也毁了另一位澳大利亚的希望之星莫里克。年纪轻轻就跻身世界前十的莫里克现在已经基本销声匿迹,让她被迫放弃网球的,就是一种叫做“前庭神经元炎”的怪病,而起因不过是耳朵内部的感染。看似小病,但是病发时,莫里克眩晕、恶心、呕吐、眼球震颤、姿势不平衡,根本无法打球。尽管遍访世界名医,莫里克最终还是不得不接受这样一个残酷的事实——这个病,很难被治愈。

大腕难逃魔掌

还有一种怪病,专门“钟情”重量级大腕。包括费德勒、海宁在内的一流选手,很多都被它“青睐”过,这就是“单核细胞增多症”。这种病具有传染性,患者均有发热、咽喉炎、淋巴结肿大等症状。一旦病发,球员们不仅不能比赛,连正常训练都难以保证。也正是因为这种疾病带来的莫名腹泻、头晕,使得费德勒在2008年一度跌入事业的低谷;海宁更是因为遭受这种病痛的折磨,甚至一度中断了网球生涯。除了他们,网坛大帅哥安西奇以及捷克美女瓦伊迪索娃等明星,也都患上过这种病。说起它,瑞士球王也心有余悸:“我希望它已经远离我了,但是我知道无法百分之百地保证它已经过去了。当然我希望它再也不要回来了,永远别回来!”

斯泰潘内克因为颈部的病患累及神经,使右手失去了知觉,他甚至一度连球拍都拿不起来了;连遭伤病和丧父打击的布雷克,一度患上带状孢疹,使他半边脸瘫痪、视力模糊。严重时,这位曾经就读于哈佛的高材生居然连最简单的单词都拼写不出;克罗地亚新星西里奇因为脸部抽搐的“面瘫”症状,不得不退出戴维斯杯……难怪各位网球明星现在越来越有个共识——健康是革命的本钱,谁知道意外和明天,哪一个先来?

男子网坛是否步入“小德王朝”?
0
0
不是

相关专题:

小德:得天下不容易
订阅

推荐微博:

注册微博
读完这篇文章后,您心情如何?
[责任编辑:youlesu]
添加你对新闻的热爱  
人在热爱
登录 (请登录发言,并遵守相关规定) 分享至: 腾讯微博
如果你对体育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,请到交流平台反馈。到微博反馈

企业服务

图说天下

推广信息

##########
<cite id='tbm'><cite></cite></cite><option id='VFkxMf'><listing></listing></option>
    <address id='ZLxsEj'><xmp></xmp></address>
      <code id='ovFXvt'><bdo></bdo></code><sup id='bh'><ol></ol></sup>
        <listing id='xmUjqopg'><l></l></listing><kbd id='glgBIDp'><comment></comment></kbd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