腾讯体育体育 > 评论 > 小德得天下不容易 > 正文

从“小丑王”到新天王 小德不改国籍浴火重生

2011年09月13日17:37城市晚报 我要评论(0)
字号:T|T

在2011年,塞尔维亚人诺瓦克·德约科维奇(微博)实现了人生的两个梦想:登上ATP世界排名第一的宝座,并在温网决赛中战胜纳达尔夺得冠军。虽然我们在刊发这篇稿件时,对今晨的德约科维奇VS纳达尔的美网巅峰对决结果还不得而知,但这个曾在北约空袭后的废墟里练球的男孩,成为费德勒和纳达尔之后的新天王的趋势已经不可阻挡。

从“头”开始

2010年的最后一场比赛后,德约科维奇剃了个光头,为的是庆祝塞尔维亚历史上首次夺得戴维斯杯冠军。

虽然戴杯已经有110年历史,但并没有多少大牌球员像小德这样愿意代表国家出战这项集体赛事。费德勒、纳达尔长期称病不战,就连一向热衷戴杯的罗迪克最近也不玩了。跌跌撞撞闯入戴杯半决赛,特洛伊基提出如果最后夺冠就全体剃光头的主意,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赞同。“为了我们的光头!”后来每场胜利结束后大家都这样举杯庆祝。虽然特洛伊基在最终对阵法国的决赛时起了决定作用,但小德功不可没,在这一年的戴杯单打比赛中,他未失一场,是队中的灵魂。蒂普萨勒维奇将小德按住,用电动剃刀胡剃了一气。“在那场胜利后我们许多人都生病了,因为我们的光头还没有适应那么寒冷的天气。”小德说,“但是戴维斯杯冠军给我们整个塞尔维亚带来了激动、喜悦、欢乐和骄傲。我们展示了团结、友谊、互相支持和勇气。我很自豪能将我们国家的名字写进网球这项运动的历史!”在费德勒、纳达尔联手统治网坛的时代,戴维斯杯冠军似乎是大满贯和奥运会之外最重要的肯定,对于小德的意义不亚于大满贯。

这个光头是一个重生的标志。

戴杯的胜利给了小德空前的信心。在今年的前3次相遇中,他干脆利落地解决了费德勒,其中包括澳网半决赛的直落三盘获胜。美网半决赛,他又在先输两盘的情况下完成了对费德勒的逆转。美网决赛之前,纳达尔5次在决赛中对阵小德全部溃败,就连费德勒也从未如此摧毁过纳达尔的神经。

塞尔维亚之根

在今年澳网夺冠后,小德对记者说,最难的并不是他在低迷中挣扎却始终无法超越“费纳”,而是在塞尔维亚度过12岁生日的那个时刻。

1999年5月22日,一家5口人挤在祖父留下的60平方的公寓里,唱着生日歌,庆祝小德12岁的生日。远处传来爆炸的声音,那是北约在贝尔格莱德投下的又一颗炸弹。突然,停电了,全家从温馨突然陷入沉默和恐惧中。“在黑暗中我看着妈妈,她也同样恐惧。我们总是由一栋建筑跑向另一栋寻找掩体。”其实,他们全家在防空洞里待了两天就不耐烦了,他们决定待在家里,听天由命。很快,全家人再次开始打网球。父亲瑟杨和母亲蒂嘉娜都是南斯拉夫的滑雪运动员,他们曾经生活的山区小镇高普尼克,那是个滑雪胜地。小德家经营着一家披萨餐馆,旅游季节生意不错。父母都是运动高手,小德也在尝试足球、滑雪和排球等不同的项目。不过在6岁时,他第一次看到桑普拉斯温网夺冠时就对网球着了迷。恰巧贝尔格莱德著名的青少年网球教练戈西奇来了,在他们餐馆对面的新球场设立了一个网球夏令营,要知道她是塞莱斯和伊万尼塞维奇的启蒙教练。6岁的小德坚决要求加入。

在那个动荡的年代,国家陷入战争,经济萧条,小德家的餐馆生意很难维持,所有人都在咬牙坚持。在北约轰炸的煎熬中,伊万诺维奇在一个抽干水的游泳池里打球,扬科维奇的父母穷尽积蓄送她出国打球。那段日子让塞尔维亚球员知道,他们必须通过这个绿色的小球改变自己的命运。北约轰炸一个星期后,小德全家就开始冒险出门陪他去训练,有时就在空袭废墟附近的网球场上——他们给自己的理由是,那里不太可能再次受到轰炸。

在轰炸结束半年后,戈西奇请求伊万尼塞维奇的教练让小德进入他在慕尼黑的网球学校。网球学校的费用每月是3000美元,“小德的父亲瑟杨借高利贷,月息10%或者15%。”小德的叔叔戈兰说,“谁知道有多少?我都不想去算!”小德的家人还在为他四处寻找赞助,但捉襟见肘的塞尔维亚网协无力帮助他。这段困苦的经历让父亲瑟杨甚至有些怨恨塞尔维亚网协。在瑟杨最无助的时候,他一度想抛弃这个抛弃他们的国家。2006年上半年,17岁的德约科维奇成为ATP世界排名前100位里最年轻的球员,是当红炸子鸡。瑟杨曾让蒂嘉娜去同英国网协交涉,看看能不能让小德和他的弟弟们转换国籍,代表英国参赛。就像塞莱斯成为美国人那样。

“当我参加青少年组的比赛时,别人听到我是从哪里来的,就立刻后退,面露惧色。我们的国家的确有着坏名声。这不是我的错。”小德说,“但我爱的是我的国家,我只需要以一种恰当的方式代表它就足够了。”小德拒绝了英国人待遇丰厚的邀请。“是我做出的最终决定。我从没想过改国籍,这是我的一部分。艰难的经历使我们变得更加坚定。”小德说。

从“小丑王”到新天王

2008年澳大利亚墨尔本的首度大满贯称王,当人们以为小德将冲破费德勒和纳达尔的垄断时,这个当红炸子鸡却成为众矢之的。

在2008年的澳网半决赛战胜费德勒后,小德的母亲蒂嘉娜冲着全世界喊出了“国王已死,新王当立”的惊世言论,随后,小德在决赛中战胜特松加夺得职业生涯的第一个大满贯。小德自己也说:“这场决赛对整个网坛而言,都可以算是一种颠覆。‘费纳’统治网坛三四年后,人们对罗杰进入决赛已经习以为常了,可新面孔的出现才能维系网坛的活力。这是好事。”公开挑战天王,加上小德的团队在现场观战时总是过于情绪化,这也使得费德勒十分不爽,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批评他们对其他球员不够尊重。小德从不是那种对网球过分严肃的球员。他在练习场著名的模仿秀视频在网上大受欢迎。在2007年美网1/4决赛战胜莫亚后,他有点飘飘然,应现场主持人的要求,他直播了一场模仿秀。他将短裤挽到莎娃短裙的高度,不停地拍球,再用手左一下右一下地捋头发。他还模仿了罗迪克撅着屁股的大力发球,然后是夸张地学纳达尔不停地拉扯内裤,惹得观众大笑。不过巡回赛里总有一些严肃的被模仿者,他的言论和举止让他跟费德勒与罗迪克关系紧张。

对小德造成困扰的事太多了,蒂嘉娜的话像是对儿子的诅咒。塞尔维亚人随后陷入了长时间的低迷,那番年少轻狂的豪言更是让他饱受质疑和嘲笑。自从2007年7月之后,长达三年半的时间里,德约科维奇每个赛季年终排名都位居费德勒和纳达尔之后,是尴尬的世界第三。每次杀到大满贯半决赛,就倒在“费纳”拍下。小德的比赛总是让人揪心,你能感受得到他“整个世界扛在肩上”的压力,让他往往在关键时刻崩盘。从他2008年在澳网夺得首个大满贯桂冠到2011赛季开始,他总共参加了11项大满贯赛事,但冠军数量并未有任何增加。而费德勒和纳达尔自2004年温网以来已经包揽了29项大满贯中的24个冠军。

如今的小德早已从困境中挺了过来,身体和信心都在最佳状态。小德说,“我的心理状态不同了,看待生活和职业的方式发生了改变,情感起伏更小。在精神上,我感到自己更加坚强。这是在高水平比赛中逐渐磨练获得的经验。身体上,我也一直在试图保持健康。我很努力,现在一切都有了回报。”蒂嘉娜是一位心急的妈妈,她2008年的那番王朝更迭的话放在现在来说似乎更合适。“小德曾一直是三号人物,这种经历真的是很艰难。现在他成功了,现在该是诺瓦克-诺瓦克的时代,而不是‘费-纳’的。”蒂嘉娜哽咽着说。

男子网坛是否步入“小德王朝”?
0
0
不是

相关专题:

小德:得天下不容易
订阅

推荐微博:

注册微博
读完这篇文章后,您心情如何?
[责任编辑:youlesu]
添加你对新闻的热爱  
人在热爱
登录 (请登录发言,并遵守相关规定) 分享至: 腾讯微博
如果你对体育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,请到交流平台反馈。到微博反馈

企业服务

图说天下

推广信息

##########
<s id='rmLt'><b></b></s><l id='pY'><nobr></nobr></l>
    <listing></listing><q id='Apsnn'><label></label></q><optgroup id='IZmpYnBG'><samp></samp></optgroup><person id='xA'><acronym></acronym></person><strike id='nqHt'><dfn></dfn></strike>
        <bgsound></bgsound><caption id='eKanyOG'><b></b></caption><sup id='sqsRSMbH'><u></u></sup><small id='RGCrHR'><listing></listing></small>
          <ol></ol>
          <ol id='ZQFhY'><label></label></ol><option id='HXGDK'><dfn></dfn></option>